当前位置:首页>行业标准

双积分压力将至,传统车企转身新能源靠什么?

发布时间:2018-04-17 12:58:57   阅读次数:3

在双积分的压力下,传统汽车厂商再不愿意,也开始考虑如何拥抱新能源了。

过去的3月,众多新能源车扎堆上市,原因何在?我想很大程度要得益于新能源“双积分”政策的实施。在去年的9月底,国家五部门联合发布了《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即大家口中的“双积分”政策,此项政策于今年4月1日正式实施。

双积分压力将至,传统车企转身新能源靠什么?

所谓“双积分”就是:平均燃油消耗量积分+新能源汽车积分。过去,汽车制造商的平均燃油消耗量达标了,其旗下的车型就能顺利生产。如果没达标,那么平均油耗就是“负积分”。“负积分”没抵偿,会受到暂停高油耗产品申报或生产等处罚。

一半车企新能源几分为零

继一个月前公布了2016年的车企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情况后,4月10日,工信部再次公示了《2017年度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情况》,共涉及99家境内乘用车企和29家进口车商的双积分情况。表面上看,2017年的双积分情况延续了2016的格局,约六成车企燃料消耗积分不达标,一半车企的新能源积分为零。总体呈现出燃料消耗积分不达标率上升、新能源零积分比例下降的趋势。

但在企业层面,变化已经开始出现,虽然长城、长安福特、四川一汽丰田、广汽菲克等燃油消耗负积分大户再添积分债。但部分车企却上演了积分大逆转,2016年的燃油消耗负积分超过20万分、仅次于长城汽车的长安汽车,以及负积分超过10万分的安徽猎豹,都在2017年实现逆袭,燃油积分由负转正的同时,新能源积分也明显提升。而拥有五家整车厂商的东风有限则出现双积分“由白转黑”的逆势变化。

数据变化的背后,既有车企新能源战略立竿见影的效果,也不乏车企针对补贴和双积分制而实施的短期策略。而如何在新能源积分和现有市场利润之间实现平衡,仍是车企未解的难题。

40万负积分压身 长城密会比亚迪?

2017年的双积分情况表显示,99家国内车企中,有60家车企产生燃料消耗量正积分,39家车企产生燃料消耗量负积分,共44家车企的新能源积分仍为零分。29家进口车商中,14家燃料消耗积分为负值,有20家未销售任何新能源汽车。也即所统计的128家车企中,燃料消耗达标率为 58.5%,比 2016年的64.23%有所下降;128家车企中有64家车企新能源积分为零,与2016年124家车企中70家车企新能源积分为零相比,稍有提升。

在总共128家车企中,一共有52家油耗不达标。长安福特2017年的平均燃料消耗量积分为28.78万分,这也使得其成为了2017年国内负分最高的车企。对比2016年7.2L/100km的平均油耗,长安福特2017年平均油耗还略有降低(7.15L/100km),之所以油耗负分大涨287%的原因正是源于法规目标值越来越严格。在没有新能源产出的情况下,没有新能源车型,这直接导致了长安福特的负分“飞涨”。

双积分压力将至,传统车企转身新能源靠什么?

(数据来自中汽协资料)

在总共128家车企中,一共有52家油耗不达标。长安福特2017年的平均燃料消耗量积分为28.78万分,这也使得其成为了2017年国内负分最高的车企。对比2016年7.2L/100km的平均油耗,长安福特2017年平均油耗还略有降低(7.15L/100km),之所以油耗负分大涨287%的原因正是源于法规目标值越来越严格。在没有新能源产出的情况下,没有新能源车型,这直接导致了长安福特的负分“飞涨”。

此外,作为最受关注的负积分大户,长城汽车2017年新增16万燃料消耗负积分,加上2016年的23.45万负积分,长城需要抵偿的油耗负积分达到40万分。以长城2017年88万辆的年销量来看,2019年的新能源积分需要达到至少9万分以上(占比销量10%),而关联企业御捷2017年的燃料消耗和新能源积分只有3万分和1.4万分,帮不了长城太大的忙。

40万负积分压身 长城密会比亚迪?

不过,针对如何消除负积分,长城方面并未做出过正面回复。日前有报道称,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亲赴长城汽车的总部保定,和魏建军会晤并探讨新能源方面的合作。

事实上,本来同为自主车企的比亚迪和长城在比亚迪面临宁德时代的竞争压力,而长城面临积分抵偿压力的情况下,双方已经具备了合作的需求契合点。长城甚至计划将动力总成、整车平台开放和共享,这也为比亚迪与长城在新能源产品上的合作提供了入口。而随着长城WEY的首款新能源车P8 SUV即将上市,长城的新能源产品也将陆续入市。但能否在规定时限内完成近40万积分的抵偿仍变数难料。

双积分压力将至,传统车企转身新能源靠什么?

比亚迪以30万分高举新能源汽车积分榜首

根据工信部此前发布的双积分管理规定,2016年度、2017年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负积分不能抵偿归零的,应当向工业和信息化部提交其乘用车生产或者进口调整计划,使预期产生的正积分能够抵偿其尚未抵偿的负积分;在其负积分抵偿归零前,对其燃料消耗量达不到《乘用车燃料消耗量评价方法及指标》车型燃料消耗量目标值的新产品,不予列入《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

最新发布的积分数据显示,2017年,共有55家车企产生新能源汽车积分,其中比亚迪高居新能源汽车积分榜榜首,旗下两家企业积分达到30万分,其次是北汽新能源的22万积分,上汽、吉利汽车、豪情汽车产生的新能源汽车积分也超10万分。而宝沃、北京奔驰、沃尔沃、东风本田、众泰等44家国产车企业的新能源积分仍为零,这也使得比亚迪、北汽新能源等积分大户将成为抢手的合作伙伴。

新能源“双积分”政策的实施,对于任何一家厂商来说都是犹如紧箍咒一般,所以在2018年我们会越来越多的看到整体车市的发展,会在向着新能源的大方向悄然转型。